内容正文

第二章死灵(26/199)

日期:2020-06-03 22:07 作者:admin 点击数:
我们已经出发一天了,昨天和玄姐姐道别时,我哭得死去活来,虽然我和玄姐姐相处还不到十天,但我们的情感真的就像姐弟一样,此次相别,她在楚淮国,我在日不落帝国,相见无期啊这都怪那该死的什么太子殿下,下次见到他,我一定要好好收拾他一顿。就在我想著怎么收拾那太子殿下时,穗子姐姐道:“少爷,在这百里之内之内恐怕真的没有住宿的地方。”“我得快点回去,好几天父母没见到我,他们会著急的。”我道“但也不能连夜赶路啊,你看,那里有几间破屋子,我们可在那住上一晚。”“好吧。”我无可无不可地道,反正已经这么多天了,也不差这几个小时。但当我望向那几间屋子时,我立即振奋起来:“我们今晚就住那了。”在离屋子还有百步时,穗子姐姐的脸色变了,停下了脚步,“少爷,我们还是另选一处地方,这里有古怪。”“我们今天就住在这。”我斩钉截铁的道,语气不容置疑。穗子姐姐皱了皱眉,她知道我已经明白这里有古怪,但仍坚持住在这,想必另有目的。于是只好带著我向里走。屋里,只有一处引人注目,满地的骸骨,我的脸上有著惊讶的神色,这些骷髅分别是被人招唤过,而且骨骼还经过了特殊处理,增加了抗物理打击的能力。这种技术我不是不会,只是难度较高,我又没有那么多药物和设备,因此对这里的主人我不禁有了更多的好奇心。后半夜,屋外传来阵阵鬼哭狼嚎之声,穗子姐姐脸上不禁变了色“穗子姐姐,你不如藏在黑暗中。”“不行,我要保护你。”“不用担心。”我随手招唤出两个牛头魔(牛头怪的升级)、三个乘风兽(可飞行):“你看我有魔兽保护,真要有人来杀我,它们足可以挡上一阵,那时你再从黑暗中杀出,效果会好上不少。”穗子姐姐默默地点了点头,向后退了几步,慢慢消失在黑暗中。屋内一个骷髅缓缓站起身来,向我走来,嘴里还发出一阵怪声。我好奇地看著它,这人怎么就招唤一个骷髅,不会是就只有如此实力吧,也不像啊。我发了一个火柱,一下子就将骷髅给烧散了。过了一会,骨头聚集在一起,骷髅颤巍巍的站了起来,又向我走过来,我掏出喷水筒,对准它的腿部就是一下,在呲呲的响声中,骷髅的腿部立即被腐蚀了新闻资讯,骷髅倒在了地上新闻资讯,竟然还用手撑著地向我爬过来。我一看兴趣来了新闻资讯,又喷了一下将它的两只手也给腐蚀了。看你还怎么动,我心里想。这下骷髅是无法向我爬过来了,只能在地上不停地挣扎,头颅还盯著我,我来了气,将它的头颅也给腐蚀了,看你还盯著我。这时,屋里所有骷髅全都站了起来,全向我扑来,两个牛头魔挡在了我的前面,乘风兽则在空中不时地扑下,将骷髅的头部抓起,然后给扔到屋外。骷髅的弱点是在头部,一旦头部被砍掉,一分钟内,整个骷髅就会散掉,如果头部被消灭骷髅就再也无法被招唤,除非又多了一个头颅。骨骼是极坚硬的,尤其是头颅,要将其粉碎很不容易,大力击在头颅上,一般只能将头颅击飞,而无法损坏头颅(注意就算只有半个头颅骷髅仍可行动)。对付骷髅,一个办法就是将骷髅击得很散,骨头散落的距离越远,死灵法师重新招唤时耗费的魔力就越多,所花的时间也就越多。因此只要将骷髅打得很散,就可以趁死灵法师重新聚集骷髅时逃出。门外开始不断的拥进骷髅,两个牛头魔仍可以挡住,我皱了眉,在前方用了一个小型的火海,注入三昧真火,将一片的骷髅烧散了,骨骼完全变形了,变成黑色,有机物质完全被毁,已经无法招唤了。门外突然传来三声弓响,我想都没想就是两层的厚土之墙挡在了前面,三箭射在墙上,没有穿透。我手心里捏了一把冷汗,竟然还有会射弓箭的,幸亏是骷髅射的,力道不强,速度不快(骷髅的力量不足,无法将弓完全拉足),不然没反应过来就要被射成对穿了。我忙指使三个乘风怪扑过去消灭会射箭的骷髅,将它们的头颅扔到火海中。我又招了四个铁牛将我完全挡住,然后是十个石像鬼,石像鬼一出就将大片的骷髅石化了,这下子省事了,牛头魔上去一斧就将骷髅敲碎了,真是屠杀啊,没有还手之力的骷髅就这样被成片成片的敲成碎片。门外忽然飞进来一个大黑球,我脸上大变,厚土之墙再次挡在我的面前,黑球爆炸开,首当其冲的两个牛头魔立即变成了骷髅, 浙江快乐12投注网站我左边的铁牛身上也没有了一丝血肉。这个黑球就是暗黑魔法中的噬血之球。外面又飞进来一个噬血之球, 浙江快乐12开奖网我忙将两个牛头魔骷髅派上, 浙江快乐12开奖网站两柄大斧不偏不倚击在黑球上, 重庆快乐十分黑球再次爆开,但却无法冲击到我的厚土之墙,这次我们没有伤亡。外面有人惊咦了一声,随后响起一声“住手”,屋外沉寂下来。我好奇心起,驱赶著牛头魔骷髅和铁牛等,走到了外面。外面站著一片一片的骷髅、丧尸、吸血怪,竟然还有无头骑士。空地之上则有几个蒙著头的人,大约有十几个人。我走出来后,十几个人都望著我,眼里都有著疑惑的神色,怎么看眼前的小孩也不应该有能力招唤这些怪物和骷髅。“这是一场误会,要是知道阁下也是死灵法师,我们就不会攻击你了。”居中的一个灰袍人道“为什么?”我好奇地道,死灵法师和这有什么关系。“阁下不知道吗?”对方有些奇怪:“死灵法术是一种禁忌之术,各国都不容许存在,为了保持我们的秘密,我们才动手的。”“我不知道。”我老老实实地回答。“千余年前,死灵之王曾经带著他的军队横扫了半个大陆,给各国带来了深重的灾难。战后各国就禁止了死灵法术。”“那最后死灵之王是怎么被消灭的?”好奇的我问了一个无关的话题不过那人还是满足了我的好奇心:“死灵大军在进入日不落帝国的腹地时,释禅寺和见性成空法寺的百位高僧赶到,联手吟唱佛门大悲禅唱,方圆百里的所有亡魂都被超度,死灵之王的百万大军一夜之间化为虚无,日不落帝国的大军顺势杀出,斩死灵之王于亡魂坡。”我兴奋地点点头,原来还是我国消灭了这个祸害。“死灵之王虽然不对,但就这样禁绝死灵法术实是过激。”我有点同情道“对啊,死灵法术是一种很奇妙的法术,以死入手来体察天心,别有奥妙,就这样灭绝实在可惜,也因此千余年来有无数的奇人异士加入到我们死灵法师的队伍。”“那他们呢,”我指了指穿黑袍的人:“他们应该是暗黑法师吧?”“死灵王的兄弟,也是死灵军的第一大将就是暗黑法师。”一个黑袍法师生硬的道我明白地点点头。“既然大家是自己人,就来看看我们的实验室吧。”居中的灰袍人道“好啊,带我去看看,你们对那些骷髅作的处理我很感兴趣。”“这你也能看得出?太好了,那正是我的杰作,走。”“等一会,”一个暗黑法师上前一步,疑惑地看著周围的黑暗,“好像还有人藏在这。”我不禁佩服此人,穗子姐姐的潜藏之术,连玄姐姐都没有发觉,此人竟能感觉得到。其实此人能感觉得到,只是因为他修习的正是暗黑法术,对暗黑法力的波动特别敏感;而上次玄姐姐没有及时感觉到穗子,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她当时的全副心神都放在四手魔怪身上了。“那是我的保镖。”我向他们道:“她叫穗子。”“那就走吧。”那个灰袍人有些焦急了。于是我收了大多数的魔兽就跟著走入一个地道中(这段时间我好像和地道有缘),地下的守卫者尽是一些高级的死灵,黑暗剑士、冥枪手、骨蛇等不一而足。进了洞后,不少的暗黑法师、死灵法师就离开我们了,只有两个跟著我,一个是死灵法师,一个是暗黑法师。“前面就到了,你看这门,雅利奇在上面附加了魔法,新闻资讯无知者碰上,双手会立即腐蚀,只有输入正确的魔力才可以开启大门。”我当然能看出门上附加了强大的暗黑魔力,不过我还是问了一句:“要是有人直接就轰击大门怎么办?”“里面有一个威力足可媲美九阶魔法的合成魔法(就是众人合力行使的魔法)被封印在门上,只要大门破裂就会立即引爆,到时这里就什么都不存在了。”“那你们也太好解决了,只要有人潜入到此处,砸开大门就行了?”“这里都是用死灵看守的(死灵对人的气息非常敏感),还有一些厉害的魔法陷阱,没有人能无声无息地潜入,你的同伴进来时要不是我阻止了死灵,他们早就攻击了。”我点点头表示我明白。灰袍人打开门,进入室内,我们也跟著进入。屋内很大,有百十个石棺,一看就知道是装死灵的。屋内竟还有一个手术台,不知道他们用来做什么。不过我的眼睛立即被一样东西吸引了,那是一个水池,池上雾气迷漫,顶上竟然还有一个圆洞,一股一股的月光就像是有灵性般不停地射下来融入到池水中。“这是什么?”我的眼直盯著水池望“小兄弟真是高人,一眼就看出来最珍贵的事物。”灰袍人赞叹道:“那就是我们死灵法师中代代相传的月寒灵池。”“没想到你们这竟有这种东西。”我故作感叹地说了一句,其实我根本不知道那有什么用,只是看到它是一个不凡之物才问了一句。我回头看了一眼灰袍人吓了一跳,灰袍人和黑袍人已经将面罩摘了下来,那两张脸真是可怕。灰袍人的脸就像是骷髅一样,皮下就好像根本没有血肉,只包著骨骨骼;而黑袍人的脸上肌肉僵死,拧成一团,还笼罩著一层黑气,看起来极为诡异,就像是妖魔一样。我心里叹了一口气,这些人分明不懂得如何调节阴阳,这才会造成这种面相。看到我吃了一惊,灰袍人笑了一声:“不用怕,以后你也会这样。”我歪著头没有理他,我才不会那样呢灰袍人指著月寒灵池道:“有此之助就可以提高死灵的战力,”灰袍人又叹了一口气道:“不过到现在只有三个强大的黑暗剑士可以入池片刻,其余的一进池就再也无法起来了。不过那三个黑暗剑士的实力足足增加了三倍。”灰袍人的语气里即有伤感,更多的是兴奋。“有那么强吗?”我歪著小头,看著月寒灵池,“你,进去看看。”我指著一个牛头魔骷髅道牛头魔骷髅大步向月寒灵池走去,灰袍人笑了一笑,没有阻拦。牛头魔骷髅走进了水池,刚进去就浑身发抖,我一见不好,连忙命它出来,牛头魔骷髅挣扎著爬出了月寒灵池,但刚走了两步就倒在了地上再也爬不起来,整个骨骼显出一种冰蓝色。我脸色变了变,上前仔细观察倒在地上的牛头魔骷髅,原来是寒气太重,破坏了骨骼中的有机物质,使其发生了变异,从而骷髅再也无法行动,等到寒气入侵到头颅,骷髅就会失去感应能力,也就无法听从招唤。知道了原因自然也就知道了如何解决。我从乾坤袋里找出一张符,贴在另一个牛头魔骷髅的头上,过上一阵,我才又令这个牛头魔骷髅进入月寒灵池,灰袍人有些好奇和激动地看著牛头魔骷髅。牛头魔骷髅进入月灵寒池中,也是一阵颤抖,但并没有退出水池,而是渐渐地潜入水中,但头上的符并没有浸入水中,过了一阵,牛头魔骷髅快速的爬出了水池,站在地上不断的发抖,但没有散落在地上。灰袍人难以置信地看著这一切,这个小孩才来了一会就解决了自己几十年来无法解决的问题。他当然不可能会,那是来自异世界的引气神术符,我将木气引入到骷髅的骨骼中,木有固形之效,水又生木,因此进入月寒灵池,牛头魔骷髅才能支持这么长时间。在这池里待了这么长时间,牛头魔骷髅身体强韧了六分之一,并且身上附上了冰系伤害,斧上也暂时附上了冰系伤害。不过这个头如何处理?我用上化玄大法护住它的元神,再将符贴到它的后背上,然后命令它将头伸入池中,半响之后,牛头魔骷髅又爬了出来,仔细观察了它的头颅我满意地笑了笑。“怎么样?”灰袍人兴奋、激动、焦急地问道“大功告成,完全成功。”我也十分兴奋地道“你怎么做到的。”“我将木气引入到它的骨骼内,这样就可以保护它的了。”我得意洋洋地道“我以前也用过此法,但是用上了木气,月寒灵气就无法改造死灵。”灰袍人皱著眉(如果那也能称为眉的话)道“你大概是把木气护在了外部,我是将气直接引入到骨骼内部。”“能引入到骨骼内,这不可能吧?”“可能,完全可能,”我扬了扬手中的符:“只要用这张符就行。”“能给我看看吗?”灰袍人激动地道“当然可以。”我将符递给他灰袍人拿著符左看又看,没有看出什么门道来。“我叫秋雷,你叫什么名字?”我有点不礼貌的问道“我叫凯强。”“那他呢?”我嘴朝黑袍人那边指去“我叫雅利奇。”黑袍人有点冷淡地道没想到这人就是雅利奇。“我想拿去和别人商量,不知行不行?”实在看不出所以然的凯强道“没有问题。”我对这凯强这老头挺有好感,其实让他们看,也看不出什么来,他们用的是魔法,和道法是两个路子,就算是对道法有所涉猎也必然不深。凯强连谢一声都没有说就冲出了大门。而那个雅利奇也跟著出来了。看到两人出去后,我眼珠子一转,立即将我的三个骷髅招唤出,然后令四个弯角怪在门外守著,又派了三个吸血神蝠在远处监视(这里没有死灵巡逻)。三个骷髅被我用固形术、引气神术改造了三四天,体内已有不少木气,我将三张引气神符(不是纸作的,而是竹制的)贴在三个骷髅的背上,将他们放入到月寒灵池中泡著,我估计这三个骷髅怎么也能泡上一个小时。闲著无事我就在这屋里到处乱转,屋里到处都是药材,很多我都认不出来,皇家药典里并没有记载。石棺里自然都是僵尸,里面泡著药水,看样子是想增强僵尸能力的,看那僵尸爪子绿油油的,一定是泡了毒药。反正闲著没事干,我就用精神力潜入到僵尸的脑中,在里面转了一圈,只发现一丝的元神波动,这等程度的死灵也就比骷髅高强一些,将精神力的频率提高切入到僵尸的元神中,结果什么也没有发现,元神太少了,生前的记忆全部丢失。我一时兴起,分出一丝精神力和它的元神合在一起,然后有玄门秘传的“入玄培珠”心法将我的精神力和它的元神完全融合在一起,“入玄培珠”是提高精神力的一种奥妙法门,可在短时间内就将一个人的精神力提高一两倍,但缺点也很明显,在培珠之后,精神力的增长极为困难,基本上就是不增长了。在融合之后,僵尸的精神力增长了四十倍(那是由于它不是活物可以忍受精神力暴长,另外它的元神实在是太弱了,因此我仅仅只分给它一丝,也可以让它增长四十倍),玩上瘾的我又刺激僵尸体内的僵尸气沿一种特殊的路线运行,这是僵尸神功的心法,在运行了一遍以后,我就让僵尸元神接管继续运行。我这才站起身,一个小时也该到了,心时想著,我命三个骷髅从水池内出来,然后就将他们又放回了魔兽界,顺便也将吸血神蝠、弯角怪也放了回去。我将手放在月灵寒池旁感受了一番,“这里还是练阴寒武学、法术的好地方。”我心里想到“你在想什么?”门口有个苍老的声音问道我回头一看原来是凯强和雅利奇回来了。“我在想这里也是一个练功的好地方。”我道“是吗?”凯强随口说了一句。“你平常不在这练功吗?”我问道。“我平常都在地面收集死气,有什么不对吗?”“你收集的死气太多了,这也是造成你面容无血肉的原因,你以后可在这池旁收集阴气,时间长了会对你的面容有好处,而且你的法术威力会大大增加,这比你单纯收集死气合算多了。”“真的吗?”凯强有些无法相信“不仅对你们死灵法师有用,对暗黑法师也有同样的效果,你们可以试试。”这次连那雅利奇也动心了。“对了,这些僵尸从哪来的。”不会是他们将路人杀了做成的吧“别误会,”凯强摇摇头道:“东北乱得很,每天都会死不少人,我们派人出去收集尸体,不过完整的较少,所以现在的研究也受到不少限制。”“小兄弟,这是你的符,还给你。”凯强又道我接过符,“你们不用研究了?”“我们看了一下,没有明白怎么回事,所以只好还给你了。小雷兄弟,我们兄弟想见你一次,能来吗?”“能,当然能,我也正想去看看你的同伴。”我迅速地答应了,一个死灵法师可以控制成百上千的战力,这种人才如为我所用何愁大事不成。“我们有一个组织,叫做死灵协会,他们暗黑法师是暗黑协会,现在我们要去见的是两位会长,他们有点事想与你谈谈。”“那你在死灵协会里是什么职务?”我问凯强“凯老是死灵协会的首席顾问。”雅利奇的语气里有著很深的敬意。“没有什么,我只是为死灵的改进做了一些贡献。”我有些敬意地看著凯老

  原标题:这在特朗普眼里都是假新闻?!

  工作人员在贫困户刘孝喜新种蔗地测量,刘孝喜露出幸福笑容。黎玉民摄

,,贵州11选5投注

友情链接

Powered by 安徽11选5走势图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